首页 / 同好交流 / 正文

初九双女王踩踏m字社区

管理员 24-06-02 21:09:04 0 收藏

 岚岚倒被虿妈的jian作给逗笑。


  岚岚这三室两厅两卫的房子,一下住进俞晟一家,也显得有些拥挤。


  岚岚享受着这些人的伺候倒也自在,可也无非就是让他们给舔舔脚丫子、当

马骑着玩玩、为她接个尿,其它的活实际上有俞晟和臭臭做就足够了。


  岚岚新鲜了几天,也就没什么兴致了,渐渐对虿妈、矮瓜和脚盆厌烦起来,

特别是虿妈和矮瓜,老的老丑的丑让她心烦!「你说你可真够jian的!俞晟每月给

你两百块钱让你在家享清福你还不愿意,偏要伺候我。跪在这闻我的屎味你很舒

服么?」


  岚岚坐在卫生间马桶上解大手,虿妈和矮瓜跪在跟前伺候。


  「这叫老奴咋说呢?妈你太高贵了,老奴闻你的屎味真就感觉香呐!呵呵老

奴就是想伺候你。」


  虿妈被岚岚数叨得好不尴尬,脸一红一白的,腆着老脸谄媚道。


  这段ri子岚岚糕点坊的生意越来越不好,虿妈已感觉出岚岚开始厌烦她了。


  「哼说是伺候我,可你除了给我当当夜壶你还做啥啦?你也就会喝我的尿你

,我等于白养着你!哼要是有人派给我这美差,什么事都不操心,我也愿意喝别

人的尿呢!喝尿有啥了不起的?现在还流行喝尿美容养颜呢!我那么金贵的尿给

你喝了都可惜了。」


  岚岚这几天打算把糕点坊关了,每天挣的钱都不够交房租和各种税费的,她

心都烦死了。


  虿妈和矮瓜知道岚岚这几天不痛快,生意不好她们也着急,可帮不上一点的

忙。


  她们俩低头跪在那哪敢吭声?「我看着你们俩就烦!」


  岚岚越骂是越火,「啪啪」地轮番打着虿妈和矮瓜嘴巴子叱骂。


  虿妈和矮瓜虽然心里不痛快可也想不出岚岚说的哪不在理儿,她们不伺候岚

岚就只有去擦皮鞋,别的还能干什么?「就你这样的丑货让人见了晚上都会做恶

梦,也就是我肯要你做保姆。可你除了让我当马骑你还做什么了?叫你到店上站

个柜台,你这丑德xing把顾客都吓跑了!自打你们一来我这店的生意就越来越差!


  岚岚使劲掐着矮瓜脸蛋骂道。


  「嫂娘我……你别叫我站柜台了……我在家伺候你……你叫我做什么都行。


  矮瓜可怜兮兮的脸都被掐紫了。


  「我拉屎,你们跪在这为的是什么?不就是给我揩屁股、冲马桶的吗?那好

打今儿个起你就用嘴给我把屁眼儿舔干净!你用手纸给我揩屁股我嫌屁眼疼。」


  岚岚说着便站起来,把个屁股撅在矮瓜面前。


  矮瓜就象欠了岚岚几万吊似的,只要岚岚让她伺候,叫她做什么都成!矮瓜

纵使心里老大不情愿,可还是积极认真地捧住岚岚的屁股,伸嘴便给舔屁眼子。


  那舔下的屎渣她当然不敢吐掉,忍着恶心咽下肚去。


  岚岚屁股坐在矮瓜嘴上,边扭动摩擦边叱骂虿妈:「你个老不要脸的jian货不

是说我的屎香吗?那你也不用给我冲什么马桶啦,把我的屎吃了!」


  「是,妈,老奴吃老奴这就吃,只要能让妈你消气就好!」


  虿妈正不知道该怎么样讨好岚岚呢,忙跪到马桶跟前,伸手捞出两块屎橛捧

在手里,强忍着恶心伸嘴咬了一截儿,表情极难看地硬给咽了下去。


  「快点吃!都给我吃光!今个你要是剩下一点,立马你给我滚蛋!」


  岚岚抬脚踹了虿妈头一下道。


  「妈你别生气,我吃我吃,这么好吃的屎我咋能不给吃干净?」


  虿妈连忙大口地吃岚岚的屎不嚼就给硬吞下。


  自打岚岚解手让她和矮瓜在跟前服侍,虿妈就预感到早晚有一天岚岚会叫她

们吃屎的,虿妈当时就在想:万一岚岚叫她吃屎怎么办?她要么乖乖地吃,要么

被岚岚赶走,虿妈思前想后地最终决定到时选择前者。


  虿妈甚至考虑到既然早晚要吃这岚岚的屎,干脆主动为岚岚舔屁眼子。


  虿妈这两天在下决心准备为岚岚舔屁眼呢,没料到晚了一步没讨上这个好,

虿妈心里竟后悔起来。


  「妈你的屎真好吃!往后你就直接拉老奴的嘴里得了。」


  虿妈吃完了岚岚的屎也觉得没什么,刚开始那股恶心劲在她吃了两口后就淡

了,臭虽然很臭可也并不是多难吃,到最后她感觉岚岚的屎挺还软润滑口呢!


  岚岚的气儿也消了,屁股离开矮瓜的脸站起来让矮瓜给她提好裤子,然后骑

上矮瓜出去了。


  她实在再找不出理由撵虿妈和矮瓜走。


  要说岚岚做生意不成呢,她搞不清楚为什么生意越来越差,其实道理很简单

,小区的人都知道俞晟是洗浴中心按脚的,甚至有不少人让俞晟给服务过,大家

也都知道矮瓜是擦皮鞋的,你想让他们俩去做糕点卖,谁还肯去买?不知道的后

来也慢慢都知道了,搞到最后岚岚的糕点店几乎门可罗雀了。


  后来小区一个平常同岚岚玩的挺好、也是被人包的二奶叫忻忻的女孩告诉岚

岚,为什么没有人买她糕点的原因。


  忻忻呢仍坚持每天买岚岚的糕点。


  岚岚这才恍然大悟,不过她倒没有怪罪俞晟和矮瓜。


  这点要说岚岚做的确实叫有水平,她觉得这完全是她考虑的不周。


  而这事让俞晟和矮瓜感到深深自责,打心底里感激岚岚没有怪罪他们。


  俞晟真怕岚岚因此对他厌烦,因为他给岚岚丢了脸不说还使生意无法做下去


  小区的人不但都不买岚岚的糕点了,还都以一种笑话岚岚的眼神看她。


  岚岚干脆把糕点店关了,门面也转租给了别的人。


  虽说岚岚并不靠这糕点坊谋生,但不做生意也是让她心里发慌,总不能这样

坐吃山空吧?想改行吧,一时又不知道该经营什么好。


  岚岚尤其受不了小区的人以那种眼光看她,俞晟以前做过按脚师,矮瓜长的

丑这又不是他们的错!岚岚是有主见的人,决定搬出小区,一边联系买她小区这

套公寓的买主,一边在市郊找到一处带有个小院的三层小楼房,就是那种普通农

户住的砖混小楼,根本谈不上豪华,不过里面的空间倒挺大,每层布局都一样:

有两大两小四间房,一层的面积就赶上岚岚小区那套公寓的面积了,唯一的缺憾

是没有阳台。


  岚岚卖小区公寓的钱,还比买这小楼略多,岚岚其实也算是赚了,因为她住

的那小区房价升了不少。


  岚岚把她新买的小楼装修了装修,三楼她住,有她专用的餐厅、洗澡间,并

给她弟弟留了一间。


  俞晟等都住在一楼,但在一楼留出一间大的做客厅。


  二楼岚岚则全都给装修成SM调教室,里面各种调教用的器具都全了,都是

岚岚从网上订购和找私人小五金加工厂定做的,那不锈钢的笼子就做了一大一小

两个,各式各样的鞭子就有几十条。


  自从俞晟一家四口做了她的奴后,她迷恋上了玩SM游戏,反正现在不开糕

点坊了她整天没什么事,干脆寻求点新鲜刺激!俞晟是对岚岚玩这种游戏是大加

赞赏坚决地支持,他在受岚岚的虐中体验到了如仙忘我的快乐!而虿妈和矮瓜脚

盆也都觉得她们是游戏的参与者,只要岚岚开心她们就是痛也快乐的!岚岚搬走

了之后,那忻忻反而来她这串门的更勤了。


  那忻忻才十七岁,长得不是多么漂亮,却是个小鬼精灵,包她的是个五十多

岁卖电器的小老板,在小区给她买了套一室一厅小户型的公寓,每月给她三千块

,不算买衣服首饰什么的。


  要说这小区里被包养的二奶有不少,有比岚岚更与她气味相投和同病相怜的

女孩子,可她忻忻为何偏要和岚岚套近乎、甚至可以说是巴结呢?原来这忻忻喜

欢上了岚岚的弟弟周昶,并且几到痴迷的程度。


  忻忻瞧出来,那周昶特别听命于姐姐的。


  这倒也不奇怪,周昶七八岁时父母就双亡,是姐姐既当姐又当娘地照顾他,

为了让他不受苦,姐姐十六岁就做台挣钱来养活他,到现在他也还靠姐姐供他上

学,所以周昶无论从心理上还是经济上,都对姐姐特别依恋和依靠!而且岚岚脾

气不好,从小就对他特严厉。


  由于周昶长得十分帅气,从上初中时开始就老是遭到女同学甚至女老师的骚

扰或过分地关心,对他的学习造成很大影响,为此姐姐没少打他耳光、罚他下跪


  岚岚不止一次地警告弟弟:在没毕业找到工作之前绝不许谈恋爱!忻忻并不

奢望她和周昶能有什么结果,她知道自己配不上周昶,并且忻忻了解到岚岚以前

也有做二奶的经历后,更清楚岚岚肯定反对让弟弟娶个做过二奶的女孩做老婆。


  忻忻只是希望,哪怕她只做周昶一年的女朋友,以后她回乡下小镇自己开个

服装店或化妆品专卖店,找个老实乡下男人嫁了,生个孩子,她这一辈子也算活

的不冤枉了。


  忻忻整天在家闲着没事儿,便往周昶的学校跑,千方百计地探听周昶的情况

,所以她比岚岚还清楚周昶在学校的事。


  周昶虽然时刻记着姐姐不许他谈恋爱的告诫,但他架不住那些女孩子疯狂地

追求他啊,何况同学们但凡长得不是那么猥琐,或家里有钱的主,都有女朋友,

有的还不止一个,他若是一个女朋友没有,别人会以为他有病!周昶为避免女同

学纠缠,在众多追求他的女同学中,选择了玲玲做他的女朋友。


  玲玲长相很普通,脸盘比较大,个头有一米七,只比周昶低五公分,身体健

壮而少有婀娜之态,说话嗓音也有点粗,是校排球队队员。


  但玲玲绝对是个很文静阳光的女孩,没什么心计。


  她很喜欢周昶,哪怕每天看上周昶几眼都感到幸福,她根本没想到周昶会选

她做女友。


  周昶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常有一种想打女孩子耳光的冲动,虽然追他的女孩特

别是那些长的不怎么样的女孩,在他面前挠首弄姿的少不了表现出一种jian相来,

可他怎么敢随便打人家女孩的嘴巴?而且他看见这些在他面前卖jian献媚的女孩反

倒没了打她们的耳光的兴趣。


  玲玲就不一样,她从不在周昶面前撒娇装嗲,对周昶总是一种亲近、敬仰而

又不jian做的样子,更不会在周昶面前周昶指使她做什么事她都愉快地去做从不拒

绝,但又从不死皮赖脸地非要为周昶做什么事。


  周昶有时嫌她做事做的不好,对她无理由地责备甚至是叱骂,她也总是平静

地承受,既不厌烦周昶的不讲理也不发jian地向周昶承认莫须有「错误」有一次周

昶不知又为什么事对她发了通无名火,最后竟然还冲动地动手打了她两个耳光。


  玲玲不气不恼,微仰着脸微闭着眼安静地让周昶打,那样子就象在等待周昶

吻她。


  周昶为玲玲的温柔所感动,忍不住捧起玲玲的脸轻轻吻她,玲玲含住他的舌

头热烈地回吻。


  周昶就决定让玲玲做他女朋友,并正式地公开宣布,以断了其他女孩纠缠他

的念头。


  他只要玲玲一个女朋友。


  这让玲玲非常感动。


  玲玲发现周昶喜欢打她的嘴巴子,不是因为生她的气而仅仅是嗜好。


  玲玲就尽量满足周昶,当然她不会下jian地去求周昶打她,而是和周昶玩石头

剪刀布的游戏,谁赢了就打对方的耳光。


  玲玲总是输的多赢的少,即便她赢了,也只是轻轻地抚摸周昶脸两下,而周

昶赢了,则随心尽情地打!玲玲为了不让周昶感觉她是故意让的,穿插着和周昶

玩背人的游戏,还是石头剪刀布,谁若输了就背对方走一百步。


  玲玲和周昶基本平手,两人你背我我背你的玩的倒不亦乐乎。


  玲玲很自然地把身子献给了周昶,那晚她机少见地哭了。


  周昶问她是不后悔了?她使劲摇头,周昶问玲玲那是为什么,玲玲就是不说

,只是幸福无比地紧紧抱着周昶。


  周昶也不愿多问,认为可能是他破了玲玲的处女之身,头一次下面出好多血

,给疼的吧。


  其实玲玲是感动的:老天对她太照顾啦,把周昶送到她的身边。


  玲玲心里一直有个结:她特崇拜yin茎粗大的男孩。


  她非常爱周昶,就越害怕周昶徒有英俊的外表而那东西不如人意,万一真是

这种情况,要她放弃周昶她会痛苦舍不得,继续爱周昶又会让她感到难以忘怀的

缺陷……万幸万幸呀,周昶那活又粗又大超出了她的意料!这一晚上玲玲都睡不

着,周昶是干完了搂着她很快睡着了。


  玲玲悄悄地移开周昶搂着她的胳膊,跪到周昶腿边,俯首轻轻含住周昶已经

疲软的那活,幸福地整整含了一夜啊!当玲玲知道周昶只有姐姐一个亲人、是姐

姐把他一手给拉扯大的,看了周昶时刻带在身上的姐姐照片——比电影明星都漂

亮,对岚岚由衷地产生敬佩之情。


  玲玲跟周昶提出,去看望看望他姐姐,以后赶到周末了,也好去他姐姐店里

帮帮忙。


  谁知被周昶断然给拒绝了。


  周昶做什么决定玲玲从来都不问为什么,如果周昶愿意跟她说她就听着。


  玲玲开始以为是自己配不上周昶,所以周昶才不带她去见他姐姐,着实偷偷

伤心了好些天。


  后来周昶跟她解释,是他姐对他管教特别严,参加工作之前不允许他谈恋爱


  玲玲这才放下心来。


  玲玲觉得周昶的姐姐这么做是为弟弟好,所以她也很克制自己,不和周昶整

天形影不离、成双入对地粘在一起;还个原因是玲玲成了周昶的女朋友后,引来

了不少女孩嫉妒的目光,她也不想太张扬了让别的女孩不快。


  有的女孩明知道周昶已经和玲玲在谈恋爱,非不服气要插上一杠子,还死缠

烂打地追周昶,被周昶冰冷地拒绝了,渐渐地也都只好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给

周昶和玲玲编些故事泄泄恨罢了。


  而有的女孩则明明嫉妒死玲玲,可周昶是铁板一块插不进针去,便转而和玲

玲做好朋友,通过巴结玲玲而接近周昶,大家在一起玩时,打情骂俏地过过干瘾


  珍珍便是这样一位女孩。

珍珍长得比较娇小玲珑,但相貌很平常,还戴付近视眼镜。


  珍珍家是农村的比较穷,根本没条件和周昶这样帅气的小富哥交朋友。


  珍珍和玲玲同寝室,她便来了个曲线救国,极力地巴结玲玲,认玲玲做了她

干姐姐。


  这对于她有两个好处,第一可以「名正言顺」地以干妹妹的身份和周昶接近

;第二是玲玲的父母都在银行上班,家庭条件比较优越,她可以得到玲玲在经济

上对她的接济,每学期学费都是玲玲帮她出的,她只给玲玲打个欠条,承诺以后

有了工作慢慢还。


  而珍珍现时付出的代价是,她必须时刻讨好玲玲,为玲玲洗衣服打饭、整理

床铺端洗脚水……对玲玲俯首帖耳,形同玲玲的小跟班。


  当然她为玲玲洗衣服,更主要的是可以「顺带」洗周昶的衣服,特别是周昶

的内裤和袜子。


  不知有多少个夜晚,她在被窝里嗅闻着、吻舔着周昶的内裤、袜子自慰。


  周昶知道玲玲和珍珍的关系,也不干涉,把珍珍视为干妹妹。


  周昶和玲玲都瞧出珍珍对周昶的痴情,可他俩都心照不宣地不去捅破这层纸

,看透不要说透,大家永远是朋友嘛。


  而珍珍也知道捅破这层纸她就和周昶玲玲再做不成朋友,不得不装憨卖傻,

充当一个没动春心的妹妹。


  这对珍珍来说虽然很痛苦,但她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痛苦地装下去,要么更

加痛苦地远离他们。


  何况珍珍在和周昶玲玲一起玩时,大家有说有笑,周昶象个哥哥一样,经常

不是捏捏她的鼻子就是拧拧她的耳朵逗她,偶尔也让她参与他和玲玲玩的那背人

、打耳光的游戏。


  若她输了,周昶绝不让她背,打她耳光也不重,而她赢了,一定是要周昶背

她的,但耳光绝不打周昶,而是改为吻周昶的脸。


  玲玲挨周昶的耳光时,表情很正常既不恼也不喜;而珍珍在挨周昶打耳光时

,总涌起一阵阵幸福感!每当和周昶玲玲一起玩时都能让她暂时忘记了痛苦,或

者说是得到麻醉。


  如果三人不是保持这种关系她怎么可能有机会和周昶在一起周昶和玲玲毕竟

是在谈恋爱,珍珍总在跟前当电灯泡自然让他们感觉不自在,让珍珍回避,珍珍

竟哭哭涕涕不干,周昶和玲玲也就让珍珍在旁边看着他们俩接吻做些亲昵动作。


  偶尔地周昶觉得过意不去,也吻珍珍两下,玲玲倒不介意。


  当然了他们上床做爱是绝不让珍珍在场的。


  这时珍珍也不好死赖在跟前。


  珍珍每回总装做很天真好奇的样子纠缠着玲玲问和周昶是怎么做爱的,玲玲

也兴奋地跟珍珍讲,说周昶那活有多么雄壮,她多么愿意用嘴含着……而珍珍也

渐渐地忍不住告诉玲玲:她多么喜欢吻、闻周昶的内裤和袜子……她们俩之间我

话不谈,后来当着周昶的面也谈起这些。


  周昶则现场脱下臭袜子,捂到珍珍鼻子上让珍珍闻。


  珍珍也总拿话挑逗玲玲,激将玲玲当着她的面给周昶口交。


  周昶还不肯干呢,玲玲嘻嘻哈哈地说:「你又不是什么纯情君子有什么不好

意思的?快把那宝贝掏出来让我吻!」


  边动手强行解开周昶的裤子,掏出周昶那活埋首含住猛亲!珍珍哪里还控制

得住自己?既然思想上的遮羞布掀开了,再没禁忌,xing已经变成赤裸裸的了,升

华为一种图腾了。


  珍珍此刻完全不再感到羞涩,头埋到周昶的裆处也和玲玲玲玲一起亲吻起周

昶的那活来。


  「我的好哥哥,两个女孩同时吻你的宝贝儿,快活死你了吧!」


  玲玲笑嘻嘻地边舔着周昶的龟头边抬眼望着周昶问。


  珍珍和她分享周昶,她象是一点儿都不吃醋。


  「啊……啊……我受不了啦!不行不行,我的精液可不能随随便便就给你们

!」


  周昶不想在这校园里——虽然是夜晚又是在小树林里——和玲玲做这种事,

急忙推开玲玲珍珍两个,把裤子系上了。


  玲玲这样大方倒让周昶吃起玲玲的醋,对珍珍说:「哎哎珍珍,你这样有点

对不起你姐姐啦!而且也不尊重我这个哥哥啦!你姐姐吮我宝贝可以,你不能随

便吻的,以后你姐姐不让你吻,你就不能吻,在旁边看着!不然就不带你玩了。


  「是,哥……」


  珍珍幽幽地答应说,嘴里回味着周昶那地方的味道。


0
版权声明: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站《原创》内容,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站文章内容,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修改或者删除处理。

热门视频

最新推荐

精彩回顾

在线
客服

官方客服

如遇课程或支付问题,请联系客服为您解决

邮箱:88888888@qq.com

Q Q客服:联系客服

工作时间:9:00-18:00,节假日休息

顶部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